重庆一男子酒驾遇查与妻换位 民警面前被5岁女儿“出卖”

20190419 搜狐体育

  

  

 9999.kj.com

  65岁董明珠,还没等到“二号首长” | 企投会

  28℃,珠海的夏天就到了,格力空调在等待重新开启。

  文/企投小二 来源:吴晓波频道

  近期,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格力集团,协议转让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

  “卖掉”15%的格力电器股权,意味着格力集团背后的珠海国资委在掌控格力近30年后,主动“退位让贤”,让格力迈入了一个历史新纪元。

  外界普遍猜测,以董明珠为首的管理团队和一致行动人(京海担保)或将拿下这15%股权中的大头,届时董小姐将正式从“看门人”成为“掌门人”。

  2012年,董明珠接过朱江洪的棒子任格力电器董事长,格力电器收入由彼时的1031亿元,增长至2018年超过2000亿元。6年时间,几乎再造一个格力,董小姐功莫大焉。

  世人皆知董明珠主政格力,实际其本人现有格力股权仅为0.74%,只是格力电器的第十大股东。

股东增减数据截至2018年9月30日股东增减数据截至2018年9月30日

  不过这并不妨碍董明珠在格力的话语权。因为,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站着一个,哦不,是一群男人。那就是,格力的经销商们。

  1

  不是董明珠的格力

  与其说格力是董明珠的格力,不如说格力是董明珠和经销商们的格力。

  从1994年11亿的销售额,到2018年的2000亿销售额,格力成长为中国家电业翘楚,固是离不开朱董二人的珠联璧合,更离不开实力强劲的各地经销商“兄弟们”。

  分散在各地的格力经销商,个个是销售好手,在当地多是一言九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譬如河北的徐自发、重庆的郭书战、浙江的张军督以及山东的段秀峰,为格力24年超20%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立下汗马功劳,常被媒体称为“诸侯”。

  “诸侯”长期不遗余力拱卫京师,这才让“格力女王”有底气见神杀神。她可以不鸟国美等电器连锁卖场,自建销售渠道;也可以不惧线上冲击,喊出和雷军的“10亿赌约”。

  为何如此忠心耿耿?当然不是董小姐长得漂亮,还是格力的股权给得漂亮。

  2004年,“老教父”朱江洪勇敢拉开格力混改的序幕,振臂一呼格力要引入战略投资者,不要国有股东一家独大。从那时起,经销商正式登上格力电器股东舞台。

格力混改和空调为主的战略,都是朱江洪开启格力混改和空调为主的战略,都是朱江洪开启

  2007年,由几大经销商实际控股的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海担保”)成为格力电器第二大股东。时至今日,京海担保仍为第二大股东,持有格力电器股份比例为8.91%。

  他们是“女王背后的男人”。尽管董明珠本人股比不高,但其本人深得经销商信任与拥戴。

  在具体决策上,京海担保往往被视为董明珠的一致行动人,正所谓“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对经销商的股权激励,让双方利益深度绑定,筑造了格力固若金汤的销售城墙,也保障了格力作战勇猛、长期稳定的销售铁军。

  2

  没有“二号首长”的日子

  然而,即便如此,格力现有的股权激励政策,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公司虽有股权激励,但力度小、覆盖范围窄。目前核心管理层仅持股约1%,这其中,董明珠本人占0.74%,这意味着其他管理层仅占不到0.3%。

  不管董明珠推出人才公寓计划,还是霸气宣布加薪,激励幅度始终有限。

  在抢人异常激烈的家电行业,要想留住骨干和核心人才,靠这点小恩小惠显然是不够的。再加上格力已决定往上游智能科技方向发展,未来势必要仰仗更多的科技型、知识型人才,如何让他们和经销商一样忠心,是摆在董明珠面前的一道难题。

格力四大产业已调整为:空调、高端装备、生活品类和通信设备格力四大产业已调整为:空调、高端装备、生活品类和通信设备

  企业转型,不单是业务、商业模式的转型,更有管理模式、激励机制,尤其是人才驱动机制的转型,让人才自动自发、自驱动,才能转型成功。

  长期以来,股权架构使得格力处于“上半身国企,下半身民企”的尴尬处境,并由此导致管理模式、激励机制的相对滞后。

  面对市场化程度高、竞争激烈的家电行业,董明珠用她的强人手腕实现“高度集权”,高效得创造了格力的辉煌。

  但在光芒万丈的太阳表面,也有因温度较低而显黑的“黑子”。

  除了主业空调以外,手机、智能家电,甚至董明珠执意要投的新能源汽车,现在看来都是一场场华丽的冒险,多元化战略未见大起色。

  强势的董明珠既是格力的“定海神针”,也是格力的“阿喀琉斯之踵”。

  董小姐已经65岁,格力的“二号首长”还没出现。

  一种临界的时间意识,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会否影响领导者的理性决策?这不免让人感到担心。

  3

  要养狼,先喂肉

  有人说,华为也是任正非说了算,阿里是马云说了算,你咋不担心?

  事实上,华为是员工的华为,阿里是合伙人的阿里。

  任正非说,华为能够走到今天,主要得益于“分钱分得好”。他深知要每一位员工都成为狼,就得喂狼吃肉。

  可以说,华为能够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热血与勇猛,股权激励这一剂猛药是不可忽视的。

华为最新公布,今有96768名持股员工华为最新公布,今有96768名持股员工

  阿里同样非常擅用股权激励。合伙人作为阿里的核心管理人员,在阿里的动态合伙股权激励制度中是重要的一个因素。

  正如马云所说:“有别于绝大部分现行的合伙人制度,阿里建立的不是一个利益集团,更不是权力机构,而是企业内在的动力机制,确保阿里创新不断,组织更完善,在未来的市场更灵活,更有竞争力。”

  合伙人制度,既保证了激励,培养出了蔡崇信、井贤栋等多位良将,又让这些将才拥有了凡事可与马云“商量”的底气。

  4

  “上下同欲者胜”

  怎么把“外人”变成“自己人”,让大家无怨无悔跟着一起干?又怎么避免老板一人蛮干,让下属变成敢于建言献策的“智囊团”?

  这些问题,不仅是格力要想的,更是亿万处于转型阶段的中国中小企业要想的。

  孙子曰:“上下同欲者胜”,同一个欲望,同一个利益,能创造出最大的价值。不论哪个时代,做哪件事情,谁抓住了“人心”谁就接近了胜利。

  合理的股权激励,是抓住人心的重要抓手。

  (文章有所删减)

999934.com,996tk太阳图库 刷图源

  年报看台 | “门口野蛮人”摘桃,康达尔靠卖学区房扭亏

  自称“中国农牧第一股”的*ST康达(000048.SZ,下称:康达尔),在迎来新的实控人的同时,也迎来了业绩井喷,然而井喷的业绩却并不是来自于饲料销售,而是来自于商品房销售。

  年报显示,2018年,康达尔实现营收34.37亿元,较2017年追溯调整后的营收增长121.88%;归母净利润为4.38亿元,而2017年追溯调整后的归母净利润为-1.24亿元。

  分行业来看,2018年,康达尔饲料生产销售收入10.62亿元,而2017年为9.62亿元;房地产开发销售收入17.9亿元,而2017年,经追溯调整之后的这项业务收入为0。

  2018年康达尔实现的净利润主要来自于房地产销售,年报显示,公司售卖的商品房毛利率高达68.59%,是典型的学区房。据康达尔介绍,报告期地产业主要项目康达尔山海上园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宝安大道,2018年6月23日项目2期3、5栋首次集中推售。该项目自带两所公办幼儿园及九年一贯制华中师大宝安附校。

  康达尔2018年年报的井喷,有一项重要的因素是,康达尔将本来准备在2017年确认的房地产销售收入13.93亿元,放在了2018年来确认。

  2017年度,还是深圳市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超集团”)控制的康达尔,确认了山海上园2期1栋13.93亿元的商品房销售收入。但彼时年报聘请的审计机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以该商品房应以装修房交付,而不是毛坯交付为由,拒绝承认这13.93亿元的销售额,再加上原实控人罗爱华及一众高管被刑事拘留,信永中和为康达尔2017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不仅如此,康达尔还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且此后两个月仍未能披露年报而被戴上*ST的帽子。

  2018年11月23日,公司控股股东由华超集团变更为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京基集团”),实际控制人由罗爱华变更为陈华。康达尔历时5年的控制权争夺之战落下帷幕。

  京基系控制康达尔之后,于2019年4月发布了2017年财务报告更正及追溯调整公告,上述13.93亿销售收入被调整至2018年再确认。追溯调整完后,2017年,康达尔归母净利润由2.77亿元调整为-1.24亿元,

  这样,一正一负相差的近4亿元归母净利润,被调整至2018年年报来实现,这对于接手康达尔实际控制权的京基集团来说,无异于收到一个“大礼包”。

  1979年即成立的康达尔,早年在起家地深圳租用了大量土地,用于兴办养鸡场、养猪场等生产基地。2011年,深圳市土地收储,康达尔获得深圳西乡地块和沙井地块的开发资格。

  2013年开始,京基集团涉嫌利用关联人及员工账户吸筹康达尔的股份,至2016年初,获得仅次于华超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权,2018年8月,又向康达尔发出收购10%股份的收购要约,最终成为康达尔实际控制人。

  就在京基集团发出收购要约几天后,康达尔原实际控制人罗爱华,及财务总监、董事李力夫,原法务总监、监事会主席张明华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此前有媒体估算,京基用关联账户吸筹再加上要约收购,取得康达尔41.65%股权的合计收购成本约为35亿元,此举被媒体形容为用35亿元成本撬动300亿货值土地和房地产,京基集团彼时被比喻为比宝能集团更凶猛的“门口野蛮人”。

  2018年报显示,京基集团拥有康达尔41.65%的股份,华超集团拥有29.85%的股份,京基集团的实控人地位已不可撼动。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报,新聘会计师事务所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对康达尔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形成该审计意见的基础是,一是由于前管理层部分人员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二是部分预付投资款商业实质存疑。据信披记载,该商业实质存疑的预付投资款涉及3笔,合计金额8750万元,均为原实控人罗爱华控制公司期间发生的业务。

  由此可见,京基系主政后的康达尔,与原实控人在资金动用方面的纠纷仍将继续上演。


相关阅读